1. <rp id="q1h4e"><acronym id="q1h4e"><input id="q1h4e"></input></acronym></rp>

    1. <progress id="q1h4e"></progress>

      <th id="q1h4e"><track id="q1h4e"></track></th>
    2. <li id="q1h4e"><acronym id="q1h4e"><cite id="q1h4e"></cite></acronym></li>
      <th id="q1h4e"></th>
          <em id="q1h4e"><acronym id="q1h4e"></acronym></em>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博覽  > 科學生活
          用真科普打擊“大忽悠”
          發布時間:2024-03-15 來源: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科普網 【字體: 打印
          傳播平臺守土盡責 科研人員化身博主
           
          圖為小朋友在寧夏科技館體驗科普項目。 新華社記者 王鵬攝
          ◎本報記者 史 詩
          “按摩穴位即可逆轉近視”“轉動眼球并配合遠近距離交替聚焦,就能降低度數”“飛行員視力恢復訓練方法大公開”……前不久,一系列“近視眼從800度降到100度”的短視頻登上網絡熱搜,一些社交媒體賬號打著醫療科普的幌子,演示了各種“恢復視力”的方法。隨后的權威機構調查顯示,網傳內容看似頭頭是道,實則純屬偽科普。
          遍布互聯網的科普內容本是技術普惠的有力體現,但一些魚目混珠的“水貨”、指鹿為馬的“謠言”充斥其間,使部分打著科普旗號的作品成為博取眼球的“流量密碼”。偽科普為何總有生存空間?“跑偏”的偽科普應該如何糾偏?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
          網絡科普質量參差不齊
          近年來,我們經常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大量被轉發的宣稱“科研表明”“專家披露”的文章或視頻。這些內容的發布賬號為賺取流量,盲目追逐熱點話題,并配以獵奇的文案,有悖于科普的專業性與權威性。
          哪些領域更易產生偽科普?北京市科學技術研究院副研究員袁汝兵分析,一方面,一些前沿的、認知門檻較高的科學問題,往往處于發展過程中,還沒有定論。另一方面,醫療衛生、飲食保健等領域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這些領域的科普更契合公眾需求,容易產生較高的關注度。因此在這些科學領域都容易滋生偽科普。
          “隨著自媒體的發展,人人都能通過各類平臺發布和接收信息,這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了信息和知識的傳播。但由于沒有門檻,網絡科普的質量參差不齊。”中國科普作家協會醫學科普創作專委會青年學組成員王明宇認為,大量的科普信息涌入互聯網,可能導致公眾無法分辨真假、優劣,造成信息過載,甚至發生“劣幣驅除良幣”的情況。
          在王明宇看來,從創作者端看,偽科普的出現有兩種可能的原因。一方面,作者自身專業知識不足、缺乏科學素養,無法正確理解和評估科學信息,容易被偽科學或錯誤的信息誤導,并將其傳播給其他人。另一方面,一些人為了賺取流量獲利,需要獲得更多的關注和點擊量,因此選擇制造聳人聽聞或錯誤的科普內容,而不關心其真實性和準確性。
          “在某些情況下,社會壓力和需求也可能推動偽科普的產生和傳播。”中國石油大學(北京)理學院副教授、石油之光國家級科普教育基地負責人楊振清說,一些人在感受到社會對于特定話題的關注度后,希望通過發布與之相關的科普內容來獲取更多的社會認可和贊譽。這可能導致他們故意夸大事實或傳播不準確的信息,以滿足社會需求。
          平臺監管仍待完善
          在“去中心化”的自媒體環境下,人人都有“傳聲筒”,可能使真實信息讓位于“流量”的情況出現。但有專家認為,偽科普橫行,平臺也需要承擔一部分責任。
          楊振清告訴記者,大多數主流社交平臺和內容發布平臺都有一系列規則和政策來限制偽科普內容的傳播。“一方面,平臺禁止虛假信息、欺騙性內容以及違反科學事實的內容發布。另一方面,搜索引擎在一定程度上會對搜索結果的真實性進行篩選。平臺通常會使用算法評估內容的權威性、可信度和相關性,從而確定搜索結果的排名。”
          但這遠遠不夠。記者曾在“近視眼從800度降到100度”短視頻的傳播平臺進行搜索,發現專業醫生的科普帖排名靠后,權威機構的辟謠話題流量并未趕超當天的謠言話題流量。盡管眾多網友駁斥某“造謠博主”“胡說八道”,但在官方辟謠后仍未見平臺干預。
          “在進行科學知識搜索時,搜索結果的排名通常會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包括內容質量、相關性、用戶行為、商業行為等。傳播平臺一般會采用技術手段,例如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等輔助判斷搜索結果的真實性和質量,但這并不能完全保證結果可靠。”王明宇說。
          讓偽科普止于權威發聲
          防止偽科普擠占真科普的傳播空間,使真科普更好地觸達受眾,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構建大科普格局。
          北京科學中心副研究館員孫小莉表示:“對于有意、無意傳播的偽科普內容,平臺應有相應的監管、處理方式,全力做到守土有責、守土盡責。相關部門一方面應加強對平臺的監管,對平臺處理偽科普的方式進行規范化管理;另一方面要織密法網,加大對科普法的宣傳力度,加強法治建設。”孫小莉說。
          法治建設是實現大科普目標的根本保障。同時,知識的生產者化身知識的傳播者,科研人員變身為科普博主,也有助于讓晦澀難懂的科學知識變得明白曉暢,讓科學知識更好地惠及公眾。
          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更好地讓科研人員參與科普工作?孫小莉建議,對于科研人員來說,可以基于受眾的需求,以興趣引導、實用性引導等方式開展科普工作。同時,要堅持科普的科學性和權威性,以優質的科普內容打敗虛假的“流量”。
          孫小莉還談到針對“弱勢群體”和重點領域的科普工作。要加強對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相關領域科普內容的生產和傳播。例如,不少刷屏的“科普網文”實際上是廣告,這些廣告用看似“高大上”的科學研究成果包裝產品,兜售某種藥品或醫療器械。而一些偽科普視頻將身著白大褂的“重量級專家”配以看似權威的數據,讓不少“銀發族”信以為真。
          用真科普打敗偽科普,一些人已經在路上。王明宇的另一個身份是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神經外科醫生。即使工作繁重,他也會抽時間為大眾科普醫學知識。在他寫作的科普文章中,我們可以了解到“阿莫西林并非消炎藥,頭痛、感冒吃它沒用”,知道“患糖尿病足,并不一定要截肢”和“‘天下第一痛’三叉神經痛,找對方法也能治”。這些科普內容給予了不少患者抗擊病魔的信心。
          王明宇總結了一些讓科普得到更好傳播的“竅門”。“要科學合理地‘蹭熱度’,針對受眾痛點進行科普。同時使科普語言更貼近網絡,增強科普內容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如今,越來越多“王明宇們”正堅持與偽科普“斗智斗勇”,讓偽科普止于智者,更止于權威發聲。
          蜜臀AV在线播放一区二区三区_乡村大乱婬交换视频_色综合色狠狠天天综合色_国产午夜无码AV毛片久久
          1. <rp id="q1h4e"><acronym id="q1h4e"><input id="q1h4e"></input></acronym></rp>

            1. <progress id="q1h4e"></progress>

              <th id="q1h4e"><track id="q1h4e"></track></th>
            2. <li id="q1h4e"><acronym id="q1h4e"><cite id="q1h4e"></cite></acronym></li>
              <th id="q1h4e"></th>
                  <em id="q1h4e"><acronym id="q1h4e"></acronym></em>